羿射十日

【高三语文】 2018-01-25本文已影响

整体把握

《山海经·海内经》中提到羿是帝俊派到人间帮助人类解除各种危难的,而且帝赠送给他彤弓素矰。课文记述了羿诛凿齿、杀九婴、缴大风、射十日、杀猰、断修蛇、擒封豨的故事。羿英勇善战,不仅杀死或制服各种为乱作害的野兽,更令人振奋的是竟然力射十日。旱灾是远古人民面临的另一种自然灾害,祖先们一面想象着造成这种灾害的神话,一面渴望或崇拜着有力量、有勇气射日的人带领他们抗争。《山海经》中记“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羿射杀的十日,正是帝俊的儿子们,他们没有按照规矩“一日方至,一日方出”,而是“十日并出”,令禾苗庄稼枯焦,人民无以为食。所以射日一举,不仅仅是力气的问题,更有勇气的问题。为了民间的百姓,他不惜得罪赏识自己的帝俊,表现了这位英雄深挚的同情心和公正行事的决心。

羿的神话属于发明创造系列神话,这时的神话主角多从天上的自然神降落到人间的英雄神形象,实际就是掺入了在与自然抗争过程中出现的英雄的形象。在实际生活中,弓箭不是帝俊赠送,它是人类自己发明的,这个发明和取火、种植、造字一样,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非同一般,所以在一般人心中,都会将发明者神化,并深深崇拜着。而羿正是这位发明弓箭的能工巧匠,《墨子·非攻》中云“古者羿作弓”。

教学建议

一、教学重点与难点:对神话起源和意义的认识。

二、建议教师先搜集一些神话和与神话相关的知识,然后向学生讲一讲神话的起源、发展和意义。

三、以学生自我翻译为主,通过翻译,让学生明白神话的语言特点──简朴、凝练,同时提高他们的语言组织能力。在课堂上,要求学生口译神话,不求逐字逐句落实,但要表述形象,必要的地方可以适当发挥,增加可听性。

四、神话传之久远,同一件事可能有不同的说法,甚至是相反的,这就需要我们去辨析。可以让学生自己去找一些神话,也可以由教师提供相关神话,让他们去比较,通过比较,发现问题,进一步加深对神话的认识。

参考资料

一、参考译文

女娲补天

远古的时候,天空的四边坍塌了,大地开裂;天不能普遍地覆盖(万物),地不能周全地承载(万物)。大火连绵而不灭,洪水浩荡奔流而不止;猛兽吃百姓,猛禽抓老弱。

这时女娲炼五色石来补苍天,斩下海龟的足做柱子来支撑天空,杀死黑龙来拯救冀州,积储芦灰来挡住洪水。

苍天补上了,四极平正了,洪水干涸了,冀州安定了,恶兽猛禽死了,百姓活过来了,依附大地,仰望圆天。在这时候,禽兽毒蛇,无不收起它们的爪牙,藏起它们的毒刺,再不敢有攫取吞噬(人们)之心。

鲧禹治水

洪水滔天。鲧没有得到天帝的命令就偷了天帝的神土来堵洪水,天帝命令火神祝融在羽郊把鲧杀死。鲧腹中生出禹,天帝就命令禹分布息壤治理洪水以安定九州。

舜在位的时候,水神共工振荡起洪水,逼近鲁地空桑一带。那时,龙门没打开,吕梁没凿通,长江淮河水流会合,四海汪洋一片。百姓都跑到丘陵上,爬到树上。舜就让禹疏通三江五湖,开辟伊阙,疏导瀍水、涧水,开通沟壑,(让水)流入东海。洪水泄走,九州干爽,百姓都能安心度日。

禹致力于治理田间水道,疏导河流,夷平山岳。黄龙拖着尾巴做前导,黑龟驮着青泥(应当就是息壤)在后面紧跟。

刑天舞干戚

刑天与天帝争神位,天帝砍断了他的头,埋葬于常羊山上。(刑天)就以乳头为眼睛,以肚脐为口,两手挥舞着盾牌和战斧要与天帝决一死战。

羿射十日

尧在位的时候,十个太阳一起在天空出现,烤焦禾苗,晒干草木。百姓没有东西吃。猰、凿齿、九头魔怪、大鹏、野猪、长蛇等恶兽猛禽,都成为百姓的祸害。尧就让后羿在畴华的原野上诛杀巨齿如凿的怪兽,在凶水之滨杀死九头魔怪,在青丘的大泽射杀鹏鸟大风,向上射下十个太阳(中九个),向下杀死猰,在洞庭湖边将大蛇砍为两段,在桑山之林擒获野猪。于是万民都高兴了,拥护尧为天子。从此天下太平,地势无论宽敞狭窄、险峻平易、遥远切近,都开通了道路,人民相互联系,四海一统。

二、中国神话及其蕴涵的民族精神

1.创世神话

中国古代的创世神话,以盘古故事最为著名: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艺文类聚》卷一引徐整《三五历纪》)

这是一则典型的卵生神话,认为宇宙是从一个卵中诞生出来的,这种看法在世界各地的原始初民中普遍存在。卵生是一种普遍的生命现象,先民们由此设想宇宙也是破壳而生的。宇宙卵生神话对中国的阴阳太极观念有极重要的影响。同时,宇宙生成的人格化、意志化过程也反映了先民对人类自身力量的肯定。

盘古不仅分开了天和地,同时也是天地之间万事万物的缔造者。另一则神话说他死后,呼吸变为风云,声音变为雷霆,两眼变为日月,肢体变为山岳,血液变为江河,发髭变为星辰,皮毛变为草木……这种“垂死化身” 的宇宙观,暗喻了人和自然的相互对应关系。中国古代关于宇宙万物的神话还有多种表达形态,如《山海经》中的《大荒南经》和《大荒西经》记录了帝俊的妻子羲和和常羲分别生育了十个太阳和十二个月亮等。《山海经》中还记录了烛龙之神,他的生理行为就直接引发了昼夜、四季等自然现象。这些都显示了先民对宇宙等自然现象积极探索的精神。

2.始祖神话

就像关心宇宙的起源一样,先民对人类自身的起源也有极大的兴趣。而有关人类起源的神话,则首推女娲的故事。女娲补天,显示出她作为宇宙大神的重要地位。《淮南子·览冥训》载: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

女娲经过辛勤的劳动和奋力的拼搏,重整宇宙,为人类的生存创造了必要的自然条件。女娲不仅有开辟之功,她也是人类的创造者。《太平御览》卷七十八引《风俗通》云: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人也。

这一则神话意蕴丰富,它不但虚构了人类的产生,同时也试图阐释人类为什么会有社会地位的差别。

有关女娲的神话主要应是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女娲补天和造人的不朽功绩,既反映了人们对女性延续种族作用的肯定,同时也是对女性社会地位的认可。以上神话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有着奇异神通而又辛勤劳作的妇女形象,她所做的一切,都充满了对人类的慈爱之情。

除了人类共同的始祖外,各部族又有自己的始祖神话。商民族始祖契是简狄吞食燕卵而生,周民族始祖后稷的诞生和经历更具传奇色彩。后稷神话记录在《诗经·大雅·生民》中:姜嫄因踩到了天帝的足拇指印而受孕,顺利地产下稷,姜嫄觉得不祥,便把他丢弃在窄巷、树林、寒冰等处,但稷分别得到牛羊、樵夫、鸟的奇迹般的救助,存活下来,并迅速表现出种植农作物的天赋,最终成为周人的始祖。这类神话几乎各部族皆有,而且不少在情节或结构上有相似之处。它们反映了部族成员对自己祖先的追念,表现出民族自豪感。

3.洪水神话

以洪水为主题或背景的神话,在世界各地普遍存在。学术界对洪水神话的成因也提出了种种解释。曾经有过的洪水灾害是如此的惨烈,在人类心灵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成为一种集体表象,伴随着神话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提醒人们对自然灾害保持戒惧的态度。

国外的洪水神话,大多是表现这样一个主题,即天帝对人类堕落的失望,洪水是对人类的惩罚,而洪水之后人类的再造,反映了对人性的反省和批判。而保留在中国汉民族古代文献中的洪水神话,则主要把洪水看做是一种自然灾害,所揭示的是与洪水抗争、拯救生民的积极意义,看重人的智慧及斗争精神。在这些洪水神话中最杰出的英雄当数鲧禹父子。

《山海经·海内经》载:

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腹)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鲧为了止住人间水灾,而不惜盗窃天帝的息壤,引起了天帝的震怒而被杀。他的悲惨遭遇赢得了后人深切的同情和尊敬,如屈原作《离骚》就为他鸣不平:“鲧直以亡身兮,终然殀乎羽之野。”鲧由于志向未竟,死不瞑目,终于破腹以生禹,新一代的治水英雄由此诞生了。

禹继承了鲧的遗志,开始也是采取“堙”(堵)的方法,但仍难以遏止汹涌的洪水,于是改用疏导的方法。为疏通水路,禹不辞辛劳到处探察河道、地形,据《吕氏春秋》载,他向东走到海边,向南走到羽人裸民之乡,向西走到三危之国,向北走到犬戎国。在治水过程中,“禹八年于外,三过其门而不入”(《孟子·滕文公上》),“疏河决江,十年未阚其家”(《尸子》孙星衍辑本卷上),“股无胈,胫无毛,手足胼胝,面目黎黑,遂以死于外”(《史记·李斯列传》),可谓历尽千辛万苦。除此之外,他还要和诸多恶神展开艰苦的斗争,如诛杀相柳(《山海经·海外北经》)、擒服水怪无支祁(《太平广记》卷四六七“李汤”条)等。他的精神也感动了诸多的神灵,传说河伯献出河图(《尸子》孙星衍辑本卷下),伏羲帮助他丈量土地,还有一条神龙和一只灵龟帮助他从事劳动(《拾遗记》卷二,《楚辞·天问》)。总之,弥漫天下、祸害人间的洪水终于被大禹制服了,而一个不辞辛劳、为民除害而又充满智慧的英雄形象在中国文化史上树立起来。洪水神话集中反映了先民在同大自然作斗争中所积累的经验和表现出的智慧。

4.战争神话

黄帝和炎帝是活跃在中原的两个大部族的首领,分别兴起于相距不远的姬水和姜水,他们在向东发展的过程之中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史记·五帝本纪》载:

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这一则神话中所言“诸侯”“修德”等,很明显是出于后世儒者的附会。但黄帝和炎帝在阪泉之野确实发生过一次残酷的战争,《新书·益壤》称当时的战场是“流血漂杵”。而黄帝居然能驱使熊、罴等猛兽参加战斗,为这次战争增添了神奇的色彩。这些猛兽可能是某些部落的图腾,它们分别代表不同的部落跟随着黄帝参加战斗。阪泉之战以黄帝的胜利而告终,它导致了炎黄两大部族的融合,华夏民族由此而正式形成,并发展成为中华民族的主要成分。这则神话实际是对一次历史事件的记录和解释。

炎黄汇合后,另一次著名的大战是发生在黄帝和蚩尤之间: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山海经·大荒北经》)

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弥三日,军人皆惑,黄帝乃令风后法斗机作指南车,以别四方,遂擒蚩尤。(《太平御览》卷十五引《志林》)

蚩尤属于南方的苗蛮部族,他有81个铜头铁额的兄弟,这可能是暗示他们的军队已经装备了金属盔甲,一些文献上提及蚩尤冶炼金属作兵器,这与当时冶金术的发展程度是相适应的。这场战斗十分激烈,涉及风伯、雨师等天神,而风、雨、旱、雾等气象也成了相互进攻的利器。这两则神话不仅涉及古代的祈雨、止雨巫术,还涉及一些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发明,内涵较为丰富。

黄帝正是在对内兼并和对外抗御的两场战争之中,大显神威,确立了他作为中华民族始祖的形象。出于对中华民族始祖的爱戴,后世又把许多文化史上的发明创造,如车、陶器、井、鼎、音乐、铜镜、鼓等,归功于黄帝,或黄帝的臣子。黄帝在神话中又成了一个善于发明创造的文化英雄。

5.发明创造神话

黄帝之后,神话进入了一个英雄的时代。人们把自身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各类重大发明,以及对各种自然、社会障碍的克服,都加在一个个神话英雄身上,并把他们看做是本部族理想的象征。自然神从而被人类自己的神所代替。它标志着人类自身的主体性突出了,这是社会进步的结果。历史上相继出现了大量有关文化英雄的神话,这些神话的主人公通常是人的形象,他们都有着神异的经历或本领,他们的业绩在于创造和征服,如燧人氏、有巢氏、神农氏、仓颉、后稷等等。

后羿是神话传说中弓箭的发明者,也是一个神射手。弓箭的发明是初民生活中的大事,因此人们把无上的勇力和荣誉都赋予了这个弓箭的发明者。而后羿正是凭着自己发明的弓箭和神技,为民除害,造福人类。死于羿的弓箭之下的害人妖孽有凿齿、九婴、大风、猰、修蛇、封豨等。不过,羿最为辉煌的业绩,还要数射落九个太阳。据《山海经·大荒南经》和《大荒东经》载:“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这十个太阳住在树上,轮流出现,“一日方至,一日方出”。《楚辞·天问》王逸注引《淮南子》云:“尧时十日并出,草木焦枯。”于是羿弯弓搭箭,“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人间的秩序又得到了恢复。十个太阳都是天帝的儿子,羿要射落九日,不仅需要神技,还要有超人的胆略。

除了以上这些类型的神话外,还有一些神话显示了人类英雄突出的个性、勇气,显示了人类对自身不可动摇的信念,如: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山海经·海外北经》)

夸父为何要与日逐走,已不得而知了,但他那强烈的自信心,那奋力拼搏的勇气,以及他那融入太阳光芒之中的高大形象,构成了一幅气势磅礴的画面,反映了古代先民壮丽的理想。而他渴死道中的结局,又为整个故事涂上了一层浓厚的悲剧色彩。

另一则与自然抗争的悲剧神话,发生在一个纤弱的女子身上:

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叫)。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山海经·北山经》)

女娃被东海淹死,化而为鸟,坚持以弱小的生命、菲薄的力量,向浩瀚的大海复仇,这是何等的悲壮!正是这种明知徒劳仍要抗争的精神,支持初民走过那险恶而艰难的年代。夸父和女娃的神话,讴歌了人类顽强的生命力。

中国古代丰富多彩的神话,是远古历史的回音,它真实地记录了中华民族在它童年时代的瑰丽的幻想、顽强的抗争以及步履蹒跚的足印。同样,它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源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族精神的形成及其特征。

首先,中国古代神话体现了深重的忧患意识。中华民族发源于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广阔地域。而在3 000年前,黄河流域除了不断出现洪水和旱灾以外,还分布着很多密林、灌木丛和沼泽地,其中繁衍着各种毒蛇猛兽,从《山海经》中对那些能带来灾异甚至能食人的半人半兽或半禽半兽的描述中,我们能看到先民对生存环境的警惧之情。为了顺利地生存和发展,我们的先民们在满怀希望中必须切实地体验现实的艰难,并做出不懈的努力。比如在女娲、羿和禹的神话中,无不以相当的分量描绘了人类的恶劣处境,神性主人公们都能正视现实的灾难,并通过锲而不舍的辛勤劳作和斗争,战胜自然灾难。神话特别强调诸神不辞辛劳的现实精神,反映了先民对现实的苦难有着深刻的体验。这与奥林匹斯诸神的享乐精神形成鲜明的对比。

其次,中国古代神话具有明确的厚生爱民意识。对百姓民众生命的爱护和尊重,是中国文化的一贯精神,所谓“天地之大德曰生”(《易·系辞下》),就反映了这种思想,这与以希腊神话为代表的西方神话有显著的不同。中国古代神话在展示人类恶劣的生存境遇的同时,还为人类塑造了一些保护神,如前所说之女娲、后羿等。此外,还有一些神话形象如龙、凤等,“见则天下安宁”(《山海经·南山经》),它们的出现给人带来了祥瑞和安慰。重生意识还包括对个体生命的珍惜和对生命延续的渴望。《太平御览》卷七九引《管子》曰:“黄帝钻燧生火,以熟荤臊,民食之无肠胃之病。”再如南方之神炎帝,《淮南子·修务训》记他采药为民治病,“一日而遇七十毒”。黄帝、炎帝对人类的生命可谓关怀备至,甚至不惜以身试毒。此外,《山海经》中“不死之国”“不死民”“不死之药”的传说,也说明了中国神话对人类生命珍视。古代神话还表现了自然和人之间的亲和关系,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厚生意识。如主日月之神羲和,不但要职掌日月的出入,“以为晦明”(郭璞注《山海经·大荒南经》引《归藏·启筮》语),调和阴阳风雨,还要“敬授人时”(《尚书·尧典》),以利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再如春神句芒的到来,“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礼记·月令》),给人类带来了美好的希望。这些都体现了人们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愿望,在本质上是对保护和发展生命的希冀。

再次,中国古代神话体现了先民们的反抗精神。生存环境的艰苦,激发了先民不屈的奋斗精神,这种奋斗精神本身就意味着对于命运的抗争,由此而孕育出一大批反抗自然、反抗天帝的神话英雄。前者如精卫以顽强的生命力,面对着难以征服的自然,作顽强的拼搏。后者如《山海经·海外西经》中所载的刑天:

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于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即使断首以死,也要对着天帝大舞干戚,这种顽强的抗争精神是何等的壮烈!他所象征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剧性格,成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长河中的巨浪。

(节选自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于68学习网蜘蛛爬取结果,如您发现侵权、违法、存在不和谐内容,告知本站一律删除

本站不以盈利为目的,全站资源仅供学习爱好使用。本站站长邮箱:luo689up@foxmail.com

备案号:闽ICP备15018334号-2

©68学习网  2016-2017版权所有     站点地图

回到顶部